香港97集团董事长、香港金币总公司主席——凌锋

    中华凌氏网 2010年11月27日 凌杰鹏


                       文之精英商之杰,雄才伟略论凌锋
人物档案
  香港金币总公司主席
  香港集邮总公司主席
  统战部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
  中国记协新闻报刊网络中心主席
  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清华大学经管院国资所首席高级顾问
  中国科学院园林景观研究院艺术总监
  中国国家政府采购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香港电影家协会理事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
  美国纽约州荣誉市民
  香港回归希望小学荣誉校长
  …………

  他军人出身,一身正气;他热爱电影,文笔犀利;

  《血战台儿庄》,让他一夜成名;香港回归纪念币,

  让他享誉海内外;他博学多才,眼光独到;

  他一心向国,倾心慈善;

  从军人到电影编剧,从商人到慈善家、主持人……

  凌锋所走的每一步,无不凌众独钟,锋刃所至。

  军人出身,包揽金鸡百花,却异走香港

  凌锋,一个很硬朗的名字。

  谈起凌锋的军人出身,不能不提他的父亲母亲。

  凌锋的父母都是苏州人,而且后来都是新四军干部。父亲从小在上海长大,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那时候中国的上海已经聚集了很多外国人,南京路上也盖了很多被称之为“摩天大楼”的高楼大厦。这些高楼大厦成了父亲小时候游玩的天堂,他经常和小伙伴们跑到高楼大厦的顶楼上嗑瓜子,然后把瓜子皮搁在窗台上,吹一下,瓜子皮就顺着南京路飘了下来了。那时候父亲就过着这样一种闲情逸致的生活,但是随着抗日号角的吹响,父亲在中国共产党上海地下党组织的启发教育下积极投身于抗日烽火,父亲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祖国存亡之际,一定要挺身而出。父亲的爱国思想对凌锋产生了很大影响,让凌锋受益匪浅。

  凌锋的母亲,叫顾林亮,母亲的哥哥就是顾林方,是原来公安部的老部长。母亲家是当地非常有名望的家族,赫赫有名的顾炎武就是这个家族的先人,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警世名言更是出自这位大家之口。除顾炎武老先生外,这个家族还出了很多艺术名人,这对凌锋写电影、做编剧也多多少少产生了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不仅如此,那个时候顾家还积极捐助学校,当地过去100多年前建的学校都是凌锋母亲的顾家前辈捐赠的。

  解放后,凌锋的父亲母亲被分配到八一电影制片厂,成为穿军装的文艺工作者。凌锋说:我的父母当了一辈子的军人,是部队的文艺工作者。所以受他们的影响,我开始投身电影。

  写电影、做编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写好电影,做好编剧,更是如此。不仅要求很高的文字功底,要求创作者有独到的眼光和技巧,而且需要理论和生活的巧妙结合。

  即使这样,凌锋还是成功了,他与他的战友田军利一同编剧的《血战台儿庄》,包揽金鸡百花,也让凌锋一夜成名。

  有人说这不过是个偶然,文化界催产一夜成名早已见怪不怪了。

  那凌锋的成名到底是不是偶然呢?

  凌锋从小就喜欢读书,早在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读完了四大名著,而现在的年轻人又有多少人看过这些名著?凌锋不仅喜欢读书,而且对书有着深厚的感情。凌锋自己有很多书,家里的三个大书架都密密麻麻排满了书,即使这样,凌锋并不满足,一有时间,他都会认认真真的读书,读书早已是凌锋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读书帮助凌锋积累了文化底蕴,提高了文字功底。之后的部队生活,凌锋开始写文章、写日记、写讲用稿等,让凌锋的文笔在实践锻炼中提高了很多。

  文革后期,凌锋开始搞创作,开始做电影编剧。开始的时候,凌锋也写过一些东西,但是自己始终觉得很一般,并不成功。后来,凌锋发现了国民党抗日这个题材。而当时很多历史学家还仍然坚持:国民党是真反共假抗日。而事实上,国民党也是积极参与一些抗战的。当时,有评论说:文艺工作者要走到历史学家的前面。凌锋坚信这是一个好题材,所以坚持把这个题材写了出来。题材写出来了,可是拍摄的时候又出现了问题。八一电影制片厂下属的杂志发表了这个剧本,可是八一电影制片厂并不敢接手这个剧本,不敢拍摄。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共产党的电影制片厂怎么可以拍国民党抗日的电影呢?所以,凌锋只能找到广西电影制片厂,一个规模比较小的制片厂,用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全套人马拍摄了这部电影。

1987年,《血战台儿庄》摄制完成。刚刚拍摄完就异常轰动。第二年,《血战台儿庄》就把金鸡奖和百花奖两大电影大奖双双包揽。而那个时候凌锋不过20多岁,年轻有为,却已经成了中国电影界的文化名人。

  历史学家不敢正视的问题,凌锋正视了,而且客观地反映到文艺作品上。在采访中,凌锋对记者说: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超前的思维。当别人还没有想到的时候,或者是别人想到却不敢做的时候,你就要去做,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英雄,才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最近我看有人在评论台湾的政客马英九,评论马英九到底算不算是真英雄。其实,马英九连英雄都谈不上,因为在每一个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时候他都没有出现,没有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事实上,鉴定一个人的历史地位和意义的时候往往看他有没有胆量,有没有认识在该站出来的时候站出来。只有有胆有识的人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英雄。

  前瞻的思想,独到的眼光,也许是对凌锋最贴切的形容了。

  《血战台儿庄》的成功在电影界是有目共堵的,但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并不局限与此。当年,蒋经国在台湾看了两遍《血战台儿庄》,看完后感慨万分。他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中国共产党拍的电影。之后,他马上召集大陆工作委员会开会,让大家都看这个电影,讨论其政治意义。随后,放宽了国民党老兵探亲的限制,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page}  电影是一门艺术,而凌锋却把政治和艺术结合起来,让电影兼具政治色彩深入人心,甚至超出其本身艺术价值。凌锋把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情节加入电影中,不仅让电复印件身更加丰富,同时取得更大的现实意义。

  《血战台儿庄》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当所有人都在期待凌锋更好的作品时。凌锋却做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决定——放弃电影,远赴香港。

  凌锋在自己电影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并没有乘风破浪,而是选择了激流勇退。对于这个决定,许多人都不予理解。多少人追随一生、梦寐以求的荣誉,就这样被他中止了。别忘了,那时候冯小刚不过是个美工,如果凌锋能够继续他所热爱的电影事业,其成就是很难估量的,也许早已叱咤国际影坛。

  为什么会选择去香港呢?那时候香港还没有回归,还算是英国的领地。凌锋说:那个时代年轻人都追求走出国门,开阔自己的视野。趁着年轻,应该到一个更广阔的地方看一看,学一些东西。而自己从来没有出过国,国外对于我们来讲是全新的,就像一个梦。后来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所以就去了香港。

  成立香港金币总公司,连创三个第一

  凌锋抱着一个年轻的梦想去了香港。

  那时候香港和内地的物质生活差异很大,人生地不熟的凌锋只能暂住在朋友那里。因为文化的迥异,凌锋不能继续自己的电影编剧,开始进军商业,想着怎么赚钱。在凌锋看来,赚钱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商业,按照商业的规律去赚钱。

  凌锋听说在香港买房子只需付5%的首付,所以当即买了一栋100万的期房,付了5万的首期。但由于没有正式工作,银行并不能给他做按揭,需要担保。于是,凌锋又开始找担保,这一拖就是半年的时间,而他的房子也在这半年间涨了30%。一转手,凌锋赚了30万,20年前的30万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之后,凌锋凭借关系做了几笔生意。尤其是一笔房产生意,让凌锋真正发掘了自己的生意潜能。20世纪90年代初,凌锋拿到了一块600亩的批地,和一家公司合作开发别墅。土地刚有规划的时候,被另外一家公司买走,一转手,凌锋赚了上千万。

  从初到香港的盼仔,到后来的千万富翁,凌锋仅仅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有人说是凌锋的商业运气好,也有人说他是凭关系挣钱。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凌锋想要的,凌锋始终希望建立自己的公司,树立自己的品牌。而那时候,能有品牌意识的人寥寥无几。
1993年12月20日,凌锋成立了一九九七香港回归祖国纪念金币有限公司,后和香港两家银行“新华银行”、“友联银行”合作发展成香港金币总公司。当年,公司成立的时候新华社发了一条“一九九七香港回归中国纪念金币有限公司日前在香港成立”的通稿。包括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在内的全国3000多家媒体都发布了类似的报道。

  金币生意需要非常大的投资,以其早期发行的两万套香港回归纪念币为例,每套纪念币两枚组成,每枚纪念币一盎司纯金,需要动用四万盎司的黄金。按照当时的市制,投资已经超过了两亿人民币。但是在凌锋看来,这个投资和房地产的投资有着根本的不同,这是夹杂爱国情感的投资,缘于一颗爱国心。

  为什么会选择非常规的纪念币生意呢?

  凌锋说:1993年是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我帮一个朋友运筹了一套毛泽东100周年纪念币,发行非常成功。后来我还帮他策划了把纪念币放在卫星上绕太空飞行的方案,但是由于卫星脱离轨道没有圆满。通过这两个策划,我发现,纪念币这项生意不是单纯的生意,而是蕴含了很多文化气息,很有门道的一门生意。因为我本身是搞电影创作的,对文化比较有研究,所以很喜欢纪念币这门生意。

  凌锋把公司安家在中银大厦59楼,当时香港最贵的地段。公司一成立,就马上轰动,随即开始做金币的生意,发行以1997年香港回归为主题的金币两万套,毛利润达6个亿。

  之后,香港金币总公司在凌锋的带领下紧贴时代脉搏,秉承爱国爱港之心,先后出品了很多家喻户晓的纪念币,如:“香港回归”、“澳门回归”、“中国迈向新千年”、“神州六号”、“祖国团圆”、“历史的握手——胡连会”、“范增十二生肖”、“红军长征七十周年”、“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等等,深受海内外收藏者的喜爱。尤其是“历史性的握手——胡连会”这套纪念币,即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和国民党主席连战的握手,意义更为深远。两党的握手言和,共商祖国统一大业,标志着两岸关系已经迈进一个崭新的台阶。纪念币的发行不仅是将这一历史时刻凝固住在金属上,更是凝固在渴望早日统一两岸人民的心里。

  不仅如此,香港金币总公司还创造了三个历史性的第一。第一个第一是指将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中国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的形象刻铸在纪念币上;第二个第一是指将中国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的形象刻铸在纪念币上;第三个第一是指将领导中国人民走向强国行列的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主席的形象刻铸在纪念币上。

  除了纪念币,凌锋的香港集邮总公司还公开发售邮票。从香港回归邮票开始做起,然后做了举世瞩目的世界元首邮票。世界元首邮票顾名思义,就是汇集了全世界将近200个国家的元首油画象,分类排列不分种族,不分意识形态,不分皮肤颜色,不分宗教信仰,统一按照英文字母排序,比如说英文名称的第一个字母为A,就是阿富汗、阿尔巴尼亚等国家,中国英文名称的首字母为C,就排在第三位。这套邮票从发行时就特别受瞩目,在台湾发行的更为好。台湾很多人都说这套邮票出的好,中国目前的元首只有一个,就是胡锦涛。一组简单的邮票,既是收藏佳品,又包含深远的政治意义,所以深受收藏者的喜爱。

  现在,香港金币总公司及香港集邮总公司已经逐渐打出了自己的品牌,走出了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不久前,英国一家评估公司对其进行品牌评估,评估结果为1亿美金。这个结果是凌锋所满意的也是所欣慰的。十三年过去了,在凌锋及其团队的努力下,香港金币总公司及香港集邮总公司完成了从零到亿的蜕变过程。
凌锋成功了,与其眼光独到、一心向国密不可分。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凌锋始终坚持与祖国人民同呼吸,与世界风云共发展,对纪念币本身的品质也严格把关,并从2007年起对发行的每枚纪念币增加防伪、隐形标志。

  凌锋做的是一门生意,但又不是一门生意,他追逐利益,这是商人的本质;但是他更爱国爱民,希望通过自己的生意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更多的价值和利益。

  社会角色众多,游刃有余

  在凌锋的字典里,有这样一个词:厚积薄发。

  凌锋是一个注重积累的人,也是有胆有识的敢发之人。凌锋不仅担任香港金币集团主席、香港集邮集团主席,还担当着香港扶贫基金会会长、纽约荣誉市民等16种职务。

  一个香港人却被授予纽约荣誉市民,如果不是有突出贡献,恐怕难当殊荣。那时,中国已发展成为世界经济的新亮点,美国很多商业协会的会长,都对到中国投资抱有极大热情。但是由于对国内政策的不明晰,所以比较谨慎。凌锋得知情况后,一方面把国内的企业家带入美国说明讲解国内企业发展状况,一方面把美国的一些企业家引荐到中国参观交流,以促进美国在国内的投资。凌锋所作的工作,为美国企业家到华投资铺平了道路,搭建了畅通了桥梁,所以美国授予凌锋纽约荣誉市民的称号,这在华人中也是少有的。

{page}  对于这些荣誉,凌锋始终看得很淡。凌锋说:我们做生意赚钱后,应该为国家和世界经济做一些事情。凌锋并没有把这句话当成一种口号,而是当成一种信念,一种实实在在的事情去做。只要自己能力所及,又能为国家和世界经济有所贡献,凌锋就会抽出时间去做。所以凌锋才会担当那么多大大小小的职务。

  正是如此,凌锋得到越来越多政府人士和同行的认可。比如组织某个社会活动,会邀请能说会道的凌锋担当主持。去年第二次世界大战60周年纪念日,电影频道还邀请凌锋去做电影主持,为了更好地做节目,凌锋还跟着节目组辗转泰国、菲律宾、日本等很多二战战场。在凌锋看来,做这些事情虽然都是无偿的,但是也是一种社会需要,是一种对社会的回馈。

  在凌锋所积极参与的公益事业中,最让他引以为荣的就是香港金币总公司在内地修建了100所香港回归希望小学。现在在内地的很多省都有凌锋投资修建的香港回归小学,而且是

  周南社长亲笔题字。而他们在山东胶南捐助的希望小学正好紧邻李肇星部长的家乡,凌锋给李部长看了小学破土动工的照片,他很是欣喜,便把自己的书题上字,让凌锋送给希望小学。

  十年种树,百年育人。凌锋很早就意识到教育对一个人的重要性,所以不遗余力地把自己的一腔热血投入到内地的教育建设上。

  角色众多的凌锋,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是功成名就,金钱、名誉、地位一个都不少。但是,凌锋自己并不这么看,在凌锋看来,自己所谓的功成名就是相比较而言,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而凌锋自己也并不喜欢用这样一个枷锁把自己限制住。凌锋说:当我思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反而会看透很多东西。人其实很简单,无外乎吃喝玩乐。有句话说得好,广厦千间,夜眠七尺。即使你有100幢大厦,你最后睡觉的地方不过是七尺的床。同样,就算你有100辆汽车,你能同时开几辆,还是一次只能开一辆,不过是代步工具而已。金钱不是最重要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在自己所走的道路上,每一步,每一次飞跃,凌锋始终清楚地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自己应该做的又是什么。角色众多让凌锋异常忙碌,纵观全局又让他游刃有余。在采访中,凌锋告诉记者,自己前两天接待了世界第一富豪爱普森,也是美国商会的会长,其资产已经超过了比尔•盖茨,并已在珠海和青岛投资了一千亿人民币。爱普森乘坐专机从首都机场降落,凌锋去接机。老人已经70多岁,不能走路,只能用轮椅代步。到达酒店后,凌锋和老人在咖啡厅谈事情,席间老人告诉他,他全世界所有的资产,每小时就能挣100万美金。即使是那么有钱,而且积极赚钱,现在和凌锋一起合作做善事。爱普森和凌合作做一个贺龙体育基金会,即奥林匹克文化教育专项基金委员会。凌锋做执行理事长,贺龙的女儿贺晓明做理事长,爱普森给基金会捐款两千万。在凌锋看来,爱普森作为世界首富已经相当有钱了,但是他却一边计算自己今天所挣的钱,一边致力于慈善事业。尽管凌锋并不把爱普森作为自己的榜样,但是凌锋坚信人是需要精神的,而这种精神又是物质所不能满足的。
凌锋时刻都在把握着两个平衡,一个是精神和物质的平衡,一个文人和商人的平衡。作为资产上亿的亿万富翁,作为著名剧作家吴子光的关门弟子,凌锋演绎了一个新时代儒商的真实生活。儒商儒商,也许是对凌锋最恰当的描述了。

  亦文亦商,飞起来看问题

  凌锋亦文亦商。

  做文,他包揽大奖;做商,他卓越不凡。当“文人”和“商人”两个光耀的头衔同时放在他面前时,凌锋更多的会选择哪一个呢?

  对于这个问题,凌锋先是笑了笑,接着说:这个问题问得好。然后自嘲到,自己无论干什么都是半瓶子醋,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所以总是需要不断提高自己,如何提高呢?那就是在商人面前以文人姿态出现,在文人面前以商人姿态出现。看似一句玩笑,但却体现了凌锋在文商两面游刃有余的出色表现。

  众所周知,商人赚取利益,有的是钱,但是和凌锋这个电影编剧论文化,总会逊色一些;而文化人,学车五斗,与商人相比却多多少少有些囊中羞涩。凌锋亦文亦商的双重身份,让他在文化界和商界都有很强的号召力。比如说,北京举办意大利文化节,邀请著名歌剧《茶花女》的所有的演员到人民大会堂做客,凌锋专门请来了外交部长李肇星和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也许这是一般的商人和文人很难做到的。

  凌锋喜欢飞起来看问题,这和一般人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凌锋说:我原来学过电影摄影,那个时候我就特别欣赏一个什么理论呢?就是拍摄时喜欢从天上往下拍,或者是从地上往天上拍,这样拍出来的俯角和仰角的视野不是正常人的视野,会上人感觉这个画面耳目一新。

  凌锋的飞起来看问题,其实是一种创新思维的推崇。而凌锋正是把这种创新思维运用在文化和生意上,才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目前,凌锋正在筹划万国邮票博物馆,希望把它建成一个大型钱币邮票的交易平台,并争取在2008年奥运会开赛之前开幕。但是就目前世界博物馆的状况而言,亏损率基本上已达到100%。为什么呢?因为建造博物馆是为了增长大众知识,是一种公益事业,而价格低廉的门票大多是象征性的收取,对于整个博物馆建造和维护的总金额而言,相当于杯水车薪。但是凌锋并不是这样看,他飞起来看这个问题,非要把博物馆这个单纯的公益事业做成一个既盈利又公益的双赢的商业行为。

  到底怎么做呢?凌锋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对记者说:什么叫博物馆呢?如果我们把博物馆这个概念撤出去,其实就是一个房子,展览一些艺术品。那些艺术品占据了这个房子的空间,或是说房子为这些艺术品提供一定的空间。那么,除了提供这些空间,这些房子还能做什么呢?仔细想想,如果在厕所里的墙壁上,布置上我们需要博览的东西,其实这个厕所就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博物馆。比如说我们在咖啡馆,组织一个主题,把咖啡馆的墙上挂满各种各样的美国邮票,这样你既可以来这里喝咖啡,也可以购买美国邮票,而且同时我们还可以对消费者赠送一些美国邮票,把这些美国邮票当成一种货币或是优惠券继续使用。那你说这是博物馆还是咖啡厅呢?而且我敢肯定,这样的咖啡馆肯定比一般不展览美国邮票的咖啡馆生意要好做,因为它突出了一个主题,一个鲜明的主题,而我们要筹划的世界万国钱币邮票博物也会借鉴这样的思路。

  除了眼光独到,飞起来看问题,凌锋还有哪些生意经呢?

  凌锋说:我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对于任何商业利益,凌锋总会以一种平稳的心态对待,不会刻意去计较什么。一方面,凌锋不过分看重利益得失,另一方面,文人出身的凌锋,虽然身处商海,但浓郁的文化气质还是让他平实很多。也许正是由于凌锋的儒商本性,凌锋在风云变幻的商场上结交了很多朋友,人们都很信任他,愿意和他合作。

  这就是凌锋,一个君子坦荡荡的凌锋。凌锋的一个朋友这样评价他:如果我们都是珍珠的话,那他就是将珍珠串起来的那根线。一串完整的珍珠是不能没有那根线的,而正因为那根线的存在,那串珍珠才会光芒聚集,更加引人注目。所以和凌锋这样的人做朋友,一起相处,你会觉得自己也开始光芒闪烁起来。

  凌锋就是凌锋,永远可以用飞起来看问题的智慧应用于工作生活的各个方面,一个名副其实的智慧儒商。现在,凌锋已经功成名就,可是却逐渐退隐商海,处在退休半退休状态。他是一个追逐快乐的人,不会鞠躬尽瘁地去追求利益。现在的他,已经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中。不久前,中国红十字会基金会还邀请凌锋给他们策划一个慈善活动,拥有一颗真挚爱心的凌锋希望通过自己的策划带动更多的人参与慈善事业。

  除了倾心慈善,活泼可爱的儿子也是凌锋的骄傲。今年四岁的儿子继承了凌锋智慧的天赋,曾在国外一个联合国少年儿童画比赛中获过大奖。画的内容就是院子里的桥和倒影,一个四岁的孩子,却有着如此细致的观察力。而正是受了孩子的启发,凌锋决定举办一个四岁儿童画展,可以让更多的孩子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在采访的最后,凌锋说:其实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的,都需要坚持不懈地努力。每个人都有低潮的时候,而天越黑也就越接近天亮,越接近光明。正如英国诗人雪莱的名言: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黑暗的时候,越要坚持地走下去,你才能获得成功。除此之外,飞起来看问题也是尤为重要。

  看得出,凌锋是一个永远都走在前面的人。
 



分享按钮>>当代政界十位凌氏人物
>>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雷德蒙研究院院长——凌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