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氏家谱源流】读蔡襄《凌氏族谱序》

    中华凌氏网 2013年2月20日 凌冰


读蔡襄《凌氏族谱序》

 

    近日余在互联网上,偶见一《凌氏族谱序》,此序成文于宋嘉祐戊戌三年(1058年),距今950余年,是凌氏族谱中非常久远的序文,纵观凌氏族谱。明清时代的居多,再于前朔,可谓是求凤毛麟角,若寻稀世珍品。

    另外,此序出于北宋蔡襄名士之手,并且,蔡襄同凌景阳系连襟。其序在凌氏族谱,位置就特别的重要。但是文章提供者却没有介绍此序的来源,所以不知道此序是何堂族谱所记载,也不知道是何支凌氏所承传。

    鉴于此,余欣喜下载,恭敬拜读,不敢私之,呈文于此,以酬宗亲。

    此处录列蓝色的文句,是网络上的《凌氏族谱序》的原文。余没有能搜索到此序的真迹照片。序文行间小字,是余添加的注解,陋言俚语,宗亲勿笑。

此由凌氏本支第二十代裔孙凌建风于壬辰年正月十七整于桂洋 

                      凌氏族谱序   

                                        北宋  蔡襄 

凌本姬姓,衞康叔之子,为周凌阴长。厥后子孙以官为氏,世居河间。汉灵帝中平二年,统公字公绩,渡江止于杭州,礼拜为辅国将军。为江陵公,以著作见试于朝。

    因不见原文,以为“为江陵公”应是“唯江陵公”。江陵公是指凖公(752—808年),字宗一。凖公上书宰相以自荐。宰相王俖召之属对,日试万言,擢为崇文馆校书郎。著有《邠志》二卷、《汉后春秋》二十万言,又著《人文集》、《六经解围》八万言。永贞元年(805年)因帝位争斗,凌准等八人遭贬官再降为司马,唐元和三年(808年)冬,凌准卒于贬所桂阳(当时连州的一地名)北山佛寺。享年56岁。三年后,新立太子,赦下:尝有非其罪。凖公柩得返葬,凌氏孤夷仲、求仲二子,自连州桂阳举其先人之柩,龟筮吉利,归葬于杭之新城。当时執友柳宗元又为凖公写了《故连州员外司马凌君墓后志》,并前志立碣于坟东南隅

授季子殷仲公,於武宗会昌元年,任闽州别驾。

    柳宗元曾师从于准公父凌士燮,与准公为同党好友,其在《故连州员外司马凌君权厝志》中记载,凌凖公是统公后代,“孤夷仲、求仲”随父在贬所桂阳,“夫人高氏,在越。孤四人,南仲、殷仲在夫人所”,也指明季子是殷仲。

    唐武宗即李炎。本名瀍,临死前改名炎。唐穆宗第五子,文宗之弟。武宗会昌元年是唐武宗李炎一年(841年),从宪宗元和时期延续下来的朝廷官员的朋党之争,仍然十分激烈。为了安抚前朝遗孤,擢升凖公四子殷仲任闽州别驾,也在情理之中。

嘉莆为道学文邦,因胥宇于壶南,茂林奇石,名山秀水,间定宅而居,扁曰:“华林石室”,以姓称其乡。

   后来的武宗即位灭佛,历史上称为“会昌法难”,佛灭道兴,嘉莆为道学文邦。

    胥宇:是指察看可筑房屋的地基和方向,犹如相宅之举。壶南属莆田辖地。

越四世,为周世宗顕德初,大起莆之名家,以实延平建置。策公应徒南剑,時偕行者莆邑十有一姓。 

   殷仲下传四世之后,时值顕德初(954年)时,朝廷开始招募启用莆田地区名士,以充实发展延平军地区建制。并组织了小规模的移民。

    延平,是旧福建十邑之一,历史悠久,治所在今南平市延平区。唐初的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南平县改延平军,属建州;946年唐改延平军,后改剑州,北宋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改南剑州南浦郡。

    策公凌策,字子奇,响应移民号召,迁徙南剑。当时共同迁徙的莆田居民有十分之一之多,按《宋史·凌策传》记载:“策幼孤,独厉志好学,宗族初不加礼,因决意渡江,与姚铉同学于庐州(今合肥市)”,后又迁居宣州泾县(今宣城市境西部)。

    当时共同迁徙的莆田居民有十分之一之多,可知其迁徙是为时政所鼓励的。按《宋史·凌策传》记载:“策幼孤,独厉志好学,宗族初不加礼,因决意渡江,与姚铉同学于庐州”,庐州是现今合肥市。分析策公应是只身同族人一同迁徙的,后又迁居宣州泾县(今宣城市境西部)。

建隆庚申,策公与杨励同举进士,为西川刺史,兼知益州,官至侍郎。   

   杨砺(931~999)初名励,字汝励,北宋京兆鄠(今陕西户县庞光镇杨家堡)人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举庚申科进士,是宋朝的第一个状元。官拜工部侍郎、枢密副使。享年六十九岁。

    凌策(957~1018年),字子奇,宣州泾县(今属安徽)人。太宗雍熙二年(985年)进士。释褐广安军判官,后历知数州。真宗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迁江南转运使(《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六)。五年(1012年),召拜右谏议大夫、集贤殿学士、知益州。九年秋,蜀还,命知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拜给事中,权御史中丞。元禧元年(1017年),迁工部侍郎。元禧二年(1018年)卒,享年62岁。

    蔡襄这里记策公与杨励同榜有误,策公是太宗雍熙二年(985年)28岁中的进士,蔡襄作序这时(1058年),策公已经逝去40年。以当时信息闭塞,蔡襄可能也只是依稀记得策公与杨砺齐名,以为是同榜。

    此处录诗文,以及景阳公与晏殊。北宋真宗年间,凌策回家乡泾县南容访旧友李灿,过宣州,时任宣城知府晏殊设宴款待,并作《送凌侍郎归乡》诗,诗云:

     江南藩郡古宣城,碧落神仙拥使旌。

     津吏戒船东下稳,悬僚负弩昼归荣。

     江山谢守高吟地,风月朱公故里情。    

     曾预汉庭三独坐,府中谁敢伴飞觥。

六子皆仕,时称六桂。长景阳公以四川都护,疏请近养,乃改仙邑尉。

   策公六子皆入仕有名望,当时在凌氏家族中称六桂,策公长子景阳公在四川都护任上,疏请近养,乃改任泉州仙游县尉。

    按蔡襄12岁时遇,仙游县尉景阳公,是在1024年,也是策公病逝后4年,推之,策公逝时,景阳公在四川都护任上,策公六子皆仕外任,泾县是策公自立起家之地,并无几多亲戚,长子景阳公在泾县丁忧三年后,同母返回原籍莆田,与家族亲戚一同居住。景阳公丁忧期满,求就近赴任,以便照顾老母。然策公任上功绩卓著,圣上钟爱尤嘉,《宋史·凌策传》记载,“明年(天禧元年)。疾甚,不能朝谒,累遣中使挟医存问,赐名药。”所以蒙圣上眷顾,景阳公得授家乡之职。

襄兄弟在麈埃稚齿,幸弃教育,思出非常。    

    蔡襄(1012-1067),字君谟,原籍福建仙游枫亭乡东垞村,后迁居莆田蔡垞村,天圣八年(1030年)进士,先后在宋朝中央政府担任过馆阁校勘、知谏院、直史馆、知制诰、龙图阁直学士、枢密院直学士、翰林学士、三司使、端明殿学士等职,出任福建路转运使,知泉州、福州、开封和杭州府事。卒赠礼部侍郎,谥号忠。主持建造了中国现存年代最早的跨海梁式大石桥泉州洛阳桥,蔡襄为人忠厚、正直,讲究信义,且学识渊博,书艺高深,书法史上论及宋代书法,素有“苏、黄、米、蔡”四大书家的说法蔡襄书法以其浑厚端庄,淳淡婉美,自成一体。

    蔡襄12岁时,仙游县尉凌景阳来枫复验公事,偶然发现蔡襄兄弟聪颖可教,立即通知其父母,将两人收入县学作正规培养。凌景阳仙游县尉秩满调莆田(兴化军)任职,又将两人带去兴化军学深造。并向阁僚晏殊推荐过蔡襄的作品。此事在《魏公谭训》和南宋《仙溪志令佐题名》中都有记载。凌县尉对蔡氏兄弟有培养提携之功,自古以来一直为人津津乐道。

    蔡襄府试成功后,凌景阳陪他从开封府到江阴(在江苏省)一座名叫悟空院的寺院里寄寓读书,准备第二年春再去开封参加会试。悟空院附近即凌景阳岳父葛惟明家,葛本人参加过进士考试未弟,家财颇丰,凌景阳是他的大女婿。第二年春会试,主考官就是晏殊,蔡襄中王拱辰榜进士甲科第十名。王拱辰是该科状元,榜上第一人,北宋名臣八大散文家之一的欧阳修也同在一榜。

    发榜后凌景阳又陪蔡襄去江阴葛家,为蔡襄撮婚于葛惟明的小女儿,葛家高兴地答应了婚事,于是蔡襄与凌景阳遂为连襟。

    凌景阳与蔡襄,于理是兰桂竟芳的师生,于情是性情相投的兄弟。

及公擢知福州,卒于官。襄奔賻,不胜哀。慕其子三,为母党士民,留居钟山。

    景阳公升任福州知州后,卒于任上,蔡襄前去帮助料理了丧事。

    賻:特指拿钱财帮助别人办理丧事。

    景阳公有三子同母亲及族亲留居在钟山。钟山地处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东北部30公里山区,素有“山区小平原”之称,

    景阳公的三子能为蔡襄所慕,说明他们亦为文人雅士,后叙宽避仕也为证。

庆历戊子,襄以为母,求知于福改本路都转运使,为公立祠塑像,以伸棠报。

    庆历四年(1044年),蔡襄调任福州知州,庆历六年(1046年)秋改任福州路转运使。庆历八年(1048年),因父亲去世而离职丁忧。嘉右元年(1056年),蔡襄再知福州。

    此处是庆历戊子八年(1048年)蔡襄因丧父遗母缘故,在返家丁忧途中,经过钟山景阳公旧居,为景阳公立祠塑像,以报对己提携之恩。棠(形声。从木,从尚,尚亦声。“尚”意为“摊开”、“展平”。“木”与“尚”联合起来表示“一种树冠开展、枝叶开张的木本植物”。此处是指才华施展之意。

谓诸国器曰:昔尊莆以国士迂小子于仙邑,今小子以国族望诸君于莆阳。

    国器,旧指可以治国的人材,这里是蔡襄对景阳公子孙辈寄予厚望的尊称。这里说的是在祠堂里,蔡襄面对景阳公儿子及其后辈说的话,前句是感恩,后句是勉励。

诸君徒知父莹,立此者不可离,尤当知祖父在,彼者所宜绳。矧剑浦既有仍居江陵,又有留邸。则嗣钟山者在二弟,而复莆南者在长兄矣。

    绳,指准则,矧,是况且。南剑州南浦郡简称剑浦。

    据明嘉靖《泾县志》所记:“工部侍郎凌策墓在县西刘遗民钓台之左。万历中,迁县南二里凌家围,碑铭具存。”

    这里是蔡襄的交待嘱咐:你们远去(泾县)才能看到父亲的坟茔,今于此在祠堂上立的塑像,你辈不可背离,犹如当知祖宗和父亲在此,居住在外地的,也宜以此为准则。况且剑浦的后人,既有仍居江陵的,还有留居老宅的。现在(指定)由二弟在钟山嗣承祠堂,而长兄分迁莆南定居。

    此时蔡襄虽然仅32岁,却已是位及福州知州、诗文独步杏林,并且其先是景阳公钟爱并提携的学生,尔后又为景阳公的连襟兄弟,在景阳公子孙面前有绝对的威信。

    这里还透出一个情况,景阳公丧事时,三子都居住在钟山,在蔡襄立祠塑像后,长子同四子,应小姨父蔡襄之嘱,分迁去了莆南。从后面的序文还可也知,外迁居于莆南的长子宽,其家业颇丰,并且小儿子已经成年。

际宽居当避仕近山之,日以斯言为然,遂挈季子恢复仲公旧址,時皇祐改元,已丑岁也。襄嘉其能绍光德,乃以女孙妻。

    避仕,是避而不仕;不从征召。指自命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之人。古人云:“仁者近山,智者近水”。此处“日”可能是“曰”之误,原文可能是“曰”。

    此时期的宽公,正在近山避仕隐居,认为此言(蔡襄的话)(于情理)是这样的。于是带领第四子,修复祖上殷仲公之旧址,时间正值皇祐改元,岁在已丑(1049年)。蔡襄赞许宽父子的此举是绍光祖德,就将孙女许以宽之子(季子)为妻。

    从此语气也可以看出,当时的宽公,应该是家境颇丰的半大老者了,因为,小儿子已能承事,并且到了婚娶年龄了。

    此时蔡襄32岁,是已位居福州知府,且是宽之小姨父,但宽年长蔡襄许多,才会出现宽表示赞同(蔡襄)的语气,并以行动延伸了(蔡襄)的意愿。

    而且,这桩亲事还是姨表亲,两新人外祖母是老祖公葛惟明的大小女儿。

    挈:是带领的意思。可以推宽公和季子就在莆田壶南“华林石室”旧址旁定居。 

其令子良辅,于今溯流穷源,不忘所自,即首辑谱牒,属弃其首。

    宽让子良辅尊宗朔祖,探本求源,创立谱牒。

    这里隐含:良辅应为长子。因为古制沿袭是长子承嗣传谱。其没有随父亲及弟分迁莆南,还以祠堂为中心居住在莆田钟山。

    另,此谱耗时十年,应是精品

夫襄既历臺,思谊兼至,奚敢吝挥毫而逊不敏是用。

按牃原以绍后裔:噫!前既世美,后宜世承,叹名门后族,一遭蹶掫卑猥,玷及光者末为寡。为凌氏之子孙,合親疏长幼而最之可也,首之,列士林者达思杨列祖,而穷亦当继世风;次之,居三民者富思飭阀楣,而贫亦宜守世雅。

则思师在天之灵耿耿不寐,而先代芳聲,允钦若光大之,将使万斯年承天宠矣。

    是为序。

                                  宋嘉祐三年岁戊戌阳至日

    宋嘉祐戊戌三年(1058年),莆田景阳公支(钟山)族谱立定告竣,蔡襄镌序,族谱乃成。蔡襄此时42岁,距在钟山为景阳公立祠塑像,已经过去10年。

 

读完谱,余有识,录于后:

    蔡襄为宋朝名士,其言可信度极高。并且蔡襄与凌景阳为连襟,景阳公父亲是谁,当然不会说错,对于景阳公的祖上是凖公,也就是上朔了五代,当然也不会搞错。另外,凖公是统公后裔,这是族谱和名家文案以及人文传记都已经确证无疑得。

    蔡襄此序确证了景阳公父亲是策公,策公是凖公季子殷仲派下。

    凌氏六桂也是蔡襄连襟之兄弟,在此也得以确证。

    “六印加剑”是泾县历史上的一个典故。此典故出自《宋史·列传凌策》,书曰:初,策登第,梦人以六印加剑上遗之,其后往剑外凡六任,时以为异。

    凌策“梦人以六印加剑上遗之”,结果六莅蜀境,仕于剑外。最后一次,是“知益州”(今四川省成都)。后人也有以梦印得官,将“六印加剑”意含策公子六子皆仕,誉为六桂。所以现在看来“六印加剑”,于策公是剑外六任,于策公子是六子得官。然而,官印是其勤奋诗书、寒窗苦读之结果,岂能神授之。所以“六印加剑”是后人褒誉策公功绩卓著、家庭门德延传而附会的传说,当有言之,却不能为据。

    序中指出了凌氏渊源与凌氏郡望,并叙述了景阳公的世系,景阳公祖上是凖公季子殷仲公支派,殷仲公因闽任定居在莆田壶南。越四世至策公,策公早年先居莆田,尔后迁南剑南浦。策公子六,长子景阳。景阳公子三,长子宽,居莆田壶南,次子和三子居莆田钟山。宽公子四(已知有四子,暂定宽公子四),长子良辅。

    序中还透露出一个景阳公长子外迁情况,在景阳公殁时,其三子俱在钟山,当蔡襄在钟山立祠塑像时,长子已经外迁在莆南隐居避仕,尔后应蔡襄立祠塑像之举,也延伸的做了两件事,一是带领季子在皇祐元年(1049年)恢复了壶南殷仲公旧址“华林石室”。二是令子良辅创立族谱。此族谱耗时十年,后由蔡襄镌序乃成。

    为什么认定宽公是景阳公长子呢。是因为,如果宽公居住在钟山,他带领季子去恢复壶南殷仲公旧址,蔡襄序中就会用“赴”或“去”,所以,宽公是景阳公长子,迁居壶南避仕,他带领季子就近恢复了殷仲公旧址“华林石室”。

    这部族谱应是莆田钟山族谱,因为除宽公同其季子居莆南外,宽公的二弟和三弟,以及宽公的前三个儿子,都以蔡襄创立的祠堂为中心,居住在莆田钟山。所立的族谱应为祠堂所承传。

    蔡襄显然没有说明殷仲公后历四代至策公的四位世祖,但是世系中他们的平均年龄合符逻辑,准公752年诞生,策公957诞生。准公贬迁时,殷仲公未成年,与哥哥南仲由母亲高氏抚养在家,那年准公56岁,假定取殷仲公时年16岁,那么殷仲公在792年诞生,会昌元年(841年),迁居莆田任闽州别驾时是49岁。这样殷仲公后至策公,各位世祖平均年龄是:957-792=160/5≈33岁。

    蓦然间,余思记起广东吴川谱,其祖引就是莆田支。

    此莆谱余未见,由何时立,不知其详。但观后世修谱者之序,在其中是可知一些情况的,宋淳熙十一年(1184年),策公直下九世祖鸿公修谱,序中说明,所修之谱是承,六世祖引公所修之谱之下而修,其在序中还说明了一情况:“本宗长房已分三小房者,修书而细考之,其傍支迁者又忽之。”可以看来这部莆谱记录的直系长房,傍支从简而略。从吴谱记载,还反映这部莆谱,于策公直下二十四代孙遑公字思将,在明正德辛已年(1521年)又重修,此次重修后的莆谱,成为了吴川永公九世孙士颜公修编广东吴川谱的祖引。

    在这部莆田分支族谱中,介绍的世系是:一世祖策─景阳─世宽─良肱。谱中这几位世祖,都是只列有名字,名下没有任何记叙。取景阳公子三,长子宽公同季子分居莆田壶南,次子和三子居莆田钟山,宽公长子为良辅。编者推定,良肱公应是宽公之季子。

    因为在莆田钟山,以祠堂为中心而居的凌氏,是有族谱传承的,而分迁莆田壶南的宽公成了本支系的始迁祖,后裔会另立宗谱,那么始迁祖的父亲就是始祖,即一世祖是策公。而且良肱公派下族谱,应该是五世祖即良肱公之子所建,他是在良肱公去世后,依据良肱公生前零星述说而记录,当时的谱本是很简略的。理由是,此谱本后经六世祖引公修后,并没有建序,到了九世祖时,鸿公才将谱本成型。如果是良肱公生前建谱,他会去祠堂找大哥抄谱,其所建谱本的一世祖就会是凖公,其中还会有蔡襄的序。毕竟蔡襄的序问世时间,要比鸿公时早126年,以蔡襄在历史上的声望,以及其与家族的姻亲关系,其在谱前镌序,也是家族之荣耀。如是,鸿公1184年修谱时,就会提及早于自己126年的此序及祖上的蔡襄。

    对比景阳公的世系,前面三位世祖是相同的,蔡襄之序佐证了此莆田世系。如此,此莆田族谱应该是莆南族谱。

    综合分析蔡襄之序文和莆田支谱,清晰的得知:

    策公是殷仲公第五代孙,策公子六,皆仕誉为六桂,景阳公是其长子。景阳公子三,宽公是其长子。宽公子四,良辅是其长子,良肱公是其季子。良肱公之妻是蔡襄的孙女。

    莆田凌氏是殷仲公的后裔,祖籍起于会昌元年,发祥于莆田壶南,祖居是壶南“华林石室”。

    宽公携同季子良肱,复迁莆田壶南,定居殷仲公创建的“华林石室”之旧址。

 

    蔡襄之序蕴含的信息非常的多,并且是非常的重要,却不知道此族谱在何方,余思之非常,还望有识之宗亲以授,不甚感激!为凌氏增光贡献力量。

                                    吉公嗣三十四世孙凌冰撰编

                                            2013年1月

 



分享按钮>>四川省双流大林镇晏姓字派
>>【胥氏家谱源流】各地胥姓字派、渊源